陈先生于1949年4月29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《给胡适之先生一封公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05日

  为了稳重,避免口说无凭,先生让夫人将此看法钞缮在纸上,让汪带回北京。如许的回答无异于一声炸雷,惊世骇俗,其成果可想而知。这一年,三个汗青研究所正式成立,所长别离是郭沫若、陈垣、范文澜。

  ]“前人讲过的,我不讲;近人讲过的,我不讲;外国人讲过的,我不讲;我本人过去讲过的,我不讲。此刻,只讲不曾有人讲过的。”

  1927年,王国维沉湖自尽后,陈寅恪为其撰写碑文时写道:“先生之著作或有时而不章,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,惟此独立之精力,自在之思惟,历万万祀而与天壤同久,共三光而永光。”“独立之精力,自在之思惟”恰是陈寅恪毕生之追求。不管是做人,仍是治学,若精力不克不及独立、思惟不克不及自在,毋宁死耳。不承想,这两句发聩古今的惊世之语竟又成了本人的墓志铭。这也是后人对他高尚而贴切的评价。

  1953年,地方成立汗青研究委员会,由陈伯达、郭沫若领衔。决定在中国科学院设立三个汗青研究所,三个所长拟定人选别离为郭沫若、陈寅恪、范文澜。为了使陈先生接管录用,中科院颇费考虑,特意委派先生的门生汪南下(此时先生已在归并岭南大学后的中山大学任教)延请,汪身上怀揣院长郭沫若和副院长李四光(曾与陈有过一段优良的共事履历)两封轻飘飘的信以示慎重。师生碰头,学生力劝教员北上履新,不意,先生勃然大怒,终致不欢而散。但老先生念及师生交谊,仍是借此给了官方回答。先生提出担任中古史所长的两个前提:

  “前人讲过的,我不讲;近人讲过的,我不讲;外国人讲过的,我不讲;我本人过去讲过的,我不讲。此刻,只讲不曾有人讲过的。”

  “为学术而自在”贯穿了陈寅恪的终身。他有着中国保守汗青学家的秉笔直书的壮烈情怀,有着毫不避世挺拔独行的冷峻孤傲,同时还具有苦守和弘扬中国优良文化的忠烈情结。在那样的年代,可以卑微如尘土其结局的凄惨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昔时的华北学术界分成两派,一派是本国培育的学者,一派留洋归来的学者,两派常常一争高下,互不服气。本土派认为,洋派不懂国情,学问再高,也处理不了中国问题。留洋派感觉本土派陈腐狭隘,不懂得使用现代化东西。但不管哪一派,谁都敬重陈寅恪,没有人敢小瞧。这在学术界可谓传奇。

  “陈先生的学问近三百年来一人罢了!”“传授的传授。”“全中国最博学之人。”无数学人对其作了极高的评价。连被誉为“近代百科全书式人物”的梁启超也啧啧赞赏:“陈先生的学问胜过我。

  研究院礼聘的第一位导师,乃中国近代美学开创者王国维。研究院礼聘的第二位导师,乃近代中国思惟发蒙者梁启超。研究院礼聘的第三位导师,乃中国汉语言语学之父赵元任。第四位导师礼聘谁呢?

  唐代出名大臣李

(编辑:admin)
http://auseen.cn/chentuxi/615/